兩岸新時代》大陸妹和阿兵哥的奇葩故事

兩岸新時代》大陸妹和阿兵哥的奇葩故事

臺灣最高飛行傘|花蓮飛行傘體驗。(KKday 提供)

大陸妹和阿兵哥們足足認識快2年了。每次想起剛認識的那個奇葩場面,總會覺得特別奇妙。

2018年6月中,我如願以償,帶着一位大學好友毛毛蟲一起去臺灣畢業旅行。毛毛蟲一直很想在臺灣體驗一次飛行傘,於是我在臺灣好友的幫助下聯繫到了臺東的一名教練,並在天氣不佳的情況下爲毛毛蟲爭取到了飛行機會。

初次見面很珍惜

酷澎联手小七 祭超商取货

毛毛蟲心滿意足地飛行歸來後,我們也開心地坐教練的小貨車下山。還沒來得及發愁沒有機車該如何打發下午的時光,教練便邀請我們與兩位助教一起去成功鎮的石雨傘抓海膽。竟然能蹭上帥哥們的機車去海邊玩耍,我們當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。

從臺東市區到成功鎮騎車要一個多鍾,一路上我們慢慢聊開。原來兩位助教在臺東服志願役,剛好休假所以過來幫忙教練的飛行傘生意。阿兵哥們和我們年紀相仿,卻已經有幾年的工作經驗。綽號小飛魚的阿兵哥是蘭嶼人,當兵快要兩年了;綽號百步蛇的阿兵哥是臺東當地人,當兵快要四年了,一邊當兵還一邊在輔修大學課程。

麦卡锡今年访台 黄介正:确定但没时间表

小飛魚是游泳健將,更是抓海膽小能手。我和毛毛蟲才爬上大石頭拍學士服照沒多久,他便從海里抓到了海膽,現場剝給我們吃。第一次嚐鮮海膽很是新奇,只感覺海膽在舌頭上慢慢融化,甜甜的又鹹鹹的。

從海邊玩水回來路上,我提到非常懷念大腸蚵仔麪線,於是我們便一起光顧了新生路上那家老店。玩了一個下午,阿兵哥們其實非常累了,加上小飛魚當晚就得回部隊報到了,所以原本計劃吃完麪線後大家就此分別,但百步蛇還是非常希望能夠滿足我帶毛毛蟲去星星部落打卡的心願,於是他和小飛魚各自回去休整後最終決定帶我們夜衝星星部落。

就這樣我們在星星部落喝着熱茶,聊着人生。原本十一點就得回部隊的小飛魚也臨時決定請假多陪我們一會兒,第二天再回部隊。在山上越坐越冷,於是我們決定下山買雞排喝啤酒,在民宿的客廳裡開啓我們的下半場。我們聊各種各樣的話題,聊彼此的過往,聊兩岸的差異,一直聊到第二天凌晨五點,送別小飛魚回部隊,並送上我們悄悄寫滿祝福的明信片。

由於工作關係,阿兵哥們沒辦法到大陸去,他們常開玩笑說他們可能得20年後才能和我們再見面,所以我們都非常珍惜這次難得的相遇。當我們在火車站十分不捨地要離開臺東時,沒想到百步蛇偷偷帶來了他們手寫的卡片和伴手禮,百步蛇的突然出現確實給了我們很大的驚喜,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報這份情誼,當下就從行李箱裡搜出小物件留給兩位阿兵哥做念想。

遠程視訊很頻繁

渣王作妃 小說

這樣的好緣分一直伴隨着我們後面的畢旅行程。我們始終保持聯絡,阿兵哥們成了我們的智多星,總能及時告訴我們附近的好去處,也爲我們出謀策畫提議給花蓮阿姨製作相冊作爲禮物。

时论广场》深绿、漂绿、亲绿的学者(施正锋)

我們始終保持晚上的視訊,及時分享旅途中的點滴。有一次阿兵哥們爲了和我們視訊外出竟然沒報備,回來後被教官狠狠地批了一頓,那個時候我們一邊爲自己的任性感到愧疚,一方面也爲阿兵哥們對這份友誼的重視表示感動。於是離開花蓮時,我和毛毛蟲給他們偷偷送去了我們親手製作的相冊。

離臺前倒數第二晚,我們如期視訊,但我卻突然不知道要分享什麼了。

這趟畢業旅行完成了自己很多的待辦事項,卻也意外認識瞭如此值得深交的朋友,人生突然好像圓滿了。在機場候機的那一晚,阿兵們爲了陪我們夜聊,甚至躲到了草叢中。

红蓝绿白的600万考题

畢旅歸來後,我們下載了Zenly軟件,想念對方的時候就可以看看大家都在哪裡。知道我們對電影《只有大海知道》的狂熱,小飛魚休假回蘭嶼時,專門去找電影裡的小男主角鍾家俊小弟弟和我們視訊,讓我們有機會和真人隔空合影留念;知道我們想念飛行傘聚落部平臺上的風景,便模仿我們當時的臺詞拍了視頻傳給我們看;知道我們想念借我們吃住帶我們玩耍的花蓮阿姨,便在去花蓮體檢的時候順便幫我們去看望了阿姨。我們仍保持聯絡每晚都視訊。分享彼此小時候的照片和故事,走進並瞭解彼此的世界。後來我們還甚至起草了一份承諾書,我成了他們的乾媽,毛毛蟲成了他們的姥姥。

机车汰旧换购加码补助 竹市最高领逾4万

暢所欲言很必要

低碳ETF 资金配置首选

催眠?そんなのできるはずがありません (Fate/Grand Order)

進入職場後,我們開始不能像之前一樣無顧慮的聯繫,但我們仍會經常分享彼此的日常。我把在深圳、上海等地的所見所聞告訴他們,他們也會把他們在臺北的朋友的工作情況分享給我們。當我吐槽軍訓時教官的沒人性以及身邊同事的不可捉摸時,他們也會跟我坦白當兵對他們來講其實也就是一份工作而已。

我們會開始談論薪資,對未來另一半的想法以及以後的規畫。沒認識阿兵哥們之前,我以爲關於另一半,大多數臺灣男生都會希望雙方各自獨立,有自己的生活,不希望彼此有牽絆、需要爲了某一方而做出太大的犧牲。讓我比較吃驚的是,阿兵哥們勇於擔當的家庭觀念。他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工作能夠讓另一半獲得更多的幸福,不用爲拮据的生活而煩惱。

其實後來我有了解到阿兵哥們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,有時忙起來一天可以休息不到幾個小時,但是他們都不會一直跟我們抱怨,而是默默地承擔,這更讓我對臺灣男生刮目相看了。

美研究:接种BNT、莫德纳抗体急飙后也急降「这款疫苗」较稳定

命中註定好緣分

隨着長時間的相處,我們開始更瞭解彼此的性格,慢慢地磨合,學着互相包容和理解彼此的小情緒小脾氣。我們不再講客套話,而是會直接嗔怪對方休假時不要再熬夜、不要工作時不專注還一邊想着玩。

明明曾經面對面相處不到24個小時,我們兩位大陸妹卻能和兩位阿兵哥像老朋友一樣熟悉。每每跟身邊人講起和他們的這段緣分時,都會覺得十分神奇。這或許就是命中註定的好緣分吧。相信往後的日子定會更加精彩,我們四個年輕人的奇葩故事至今未完待續。(連淦賢/現居深圳)